第二幕

裘力斯·凯撒 莎士比亚 10373 字 7个月前

第一场罗马。勃鲁托斯的花园

勃鲁托斯上。

勃鲁托斯

喂,路歇斯!喂!我不能凭着星辰的运行,猜测现在离天亮还有多少时间。路歇斯,喂!我希望我也睡得像他一样熟。喂,路歇斯,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醒醒吧!喂,路歇斯!

路歇斯上。

路歇斯

您叫我吗,主人?

勃鲁托斯

我到书斋里拿一支蜡烛,路歇斯;把它点亮了到这儿来叫我。

路歇斯

是,主人。(下。)

勃鲁托斯

只有叫他死这一个办法;我自己对他并没有私怨,只是为了大众的利益。他将要戴上王冠;那会不会改变他的格是一个问题;蝮蛇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的,所以步行的人必须刻刻提防。让他戴上王冠?——不!那等于我们把一个毒刺给了他,使他可以随意加害于人。把不忍之心和威权分开,那威权就会被人误用;讲到凯撒这个人,说一句公平话,我还不曾知道他什么时候曾经一味感情用事,不受理智的支配。可是微贱往往是初期野心的阶梯,凭借着它一步步爬上了高处;当他一旦登上了最高的一级之后,他便不再回顾那梯子,他的眼光仰望着云霄,瞧不起他从前所恃为凭借的低下的阶段。凯撒何尝不会这样?所以,为了怕他有这一天,必须早一点防备。既然我们反对他的理由,不是因为他现在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所以就得这样说:照他现在的地位要是再扩大些权力,一定会引起这样这样的后患;我们应当把他当作一颗蛇蛋,与其让他孵出以后害人,不如趁他还在壳里的时候就把他杀死。

路歇斯重上。

路歇斯

主人,蜡烛已经点在您的书斋里了。我在窗口找寻打火石的时候,发现了这封信;我明明记得我去睡觉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信放在那儿。

勃鲁托斯

你再去睡吧;天还没有亮哩。孩子,明天不是三月十五吗?

路歇斯

我不知道,主人。

勃鲁托斯

看看日历,回来告诉我。

路歇斯

是,主人。(下。)

勃鲁托斯

天上一闪一闪的电光,亮得可以使我读出信上的字来。(拆信)“勃鲁托斯,你在睡觉;醒来瞧瞧你自己吧。难道罗马将要——说话呀,攻击呀,拯救呀!勃鲁托斯,你睡着了;醒来吧!”他们常常把这种煽动的信丢在我的屋子附近。“难道罗马将要——”我必须替它把意思补足:难道罗马将要处于独夫的严威之下?什么,罗马?当塔昆称王的时候,我们的祖先曾经把他从罗马的街道上赶走。“说话呀,攻击呀,拯救呀!”他们请求我仗义执言,挥戈除暴吗?罗马啊!我允许你,勃鲁托斯一定会全力把你拯救!

路歇斯重上。

路歇斯

主人,三月已经有十四天过去了。(内叩门声。)

勃鲁托斯

很好。到门口瞧瞧去;有人打门。(路歇斯下)自从凯歇斯鼓动我反对凯撒那一天起,我一直没有睡过。在计划一件危险的行动和开始行动之间的一段时间里,一个人就好像置身于一场可怖的噩梦之中,遍历种种的幻象;他的神和身体上的各部分正在彼此磋商;整个的身心像一个小小的国家,临到了叛变突发的前夕。

路歇斯重上。

路歇斯

主人,您的兄弟凯歇斯在门口,他要求见您。

勃鲁托斯

他一个人来吗?

路歇斯

不,主人,还有些人跟他在一起。

勃鲁托斯

你认识他们吗?

路歇斯

不,主人;他们的帽子都拉到耳边,他们的脸一半裹在外套里面,我不能从他们的外貌上认出他们来。

勃鲁托斯

请他们进来。(路歇斯下)他们就是那一伙徒。谋啊!你在百鬼横行的夜里,还觉得不好意思显露你的险恶的容貌吗?啊!那么你在白天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一处幽暗的巢窟,遮掩你的奇丑的脸相呢?不要找寻吧,谋,还是把它隐藏在和颜悦色的后面;因为要是您用本来面目招摇过市,即使幽冥的地府也不能把你遮掩过人家的眼睛的。

凯歇斯、凯斯卡、狄歇斯、西那、麦泰勒斯-辛伯及特莱包涅斯等诸徒同上。

凯歇斯

我想我们未兔太冒昧了,打搅了您的安息。早安,勃鲁托斯;我们惊吵您了吧?

勃鲁托斯

我整夜没有睡觉,早就起来了。跟您同来的这些人,我都认识吗?

凯歇斯

是的,每一个人您都认识;这儿没有一个人不敬重您;谁都希望您能够看重您自己就像每一个高贵的罗马人看重您一样。这是特莱包涅斯。

勃鲁托斯

欢迎他到这儿来。

凯歇斯

这是狄歇斯-勃鲁托斯。

勃鲁托斯

我也同样欢迎他。

凯歇斯

这是凯斯卡;这是西那;这是麦泰勒斯-辛伯。

勃鲁托斯

我都同样欢迎他们。可是各位为了什么烦心的事情,在这样的深夜不去睡觉?

凯歇斯

我可以跟您说句话吗?(勃鲁托斯、凯歇斯二人耳语。)

狄歇斯

这儿是东方;天不是从这儿亮起来的吗?

凯斯卡

不。

西那

啊!对不起,先生,它是从这儿亮起来的;那边镶嵌在云中的灰白色的条纹,便是预报天明的使者。

凯斯卡

你们将要承认你们两人都弄错了。这儿我用剑指着的所在,就是太升起的地方;在这样初春的季节,它正在南方逐渐增加它的热力;再过两个月,它就要更高地向北方升起,吐射它的烈焰了。这儿才是正东,也就是圣殿所在的地方。

勃鲁托斯

再让我一个一个握你们的手。

凯歇斯

让我们宣誓表示我们的决心。

勃鲁托斯

不,不要发誓。要是人们的神色、我们心灵上的苦难和这时代的腐恶算不得有力的动机,那么还是早些散了伙,各人回去高枕而卧吧;让凌越一切的暴力肆意横行,每一个人等候着命运替他安排好的死期吧。可是我相信我们眼前这些人心里都有着可以使懦夫奋起的蓬勃的怒焰,都有着可以使柔弱的妇女变为钢铁的坚强的勇气,那么,各位同胞,我们只要凭着我们自己堂皇正大的理由,便可以激励我们改造这当前的局面,何必还要什么其他的鞭策呢?我们都是守口如瓶、言而有信的罗马人,何必还要什么其他的约束呢?我们彼此赤诚相示,倘然不能达到目的,宁愿以身为殉,何必还要什么其他的盟誓呢?祭司们、懦夫们、诈的小人、老朽的陈腐肉和这一类自甘沉沦的不幸的人们才有发誓的需要;他们为了不正当的理由,恐怕不能见信于人,所以不得不用誓言来替他们圆谎;可是不要以为我们的宗旨或是我们的行动是需要盟誓的,因为那无异污蔑了我们堂堂正正的义举和我们不可压抑的神;作为一个罗马人,要是对于他已经出口的诺言略微有一点违背之处,那么他身上光荣地载着的每一滴血,就都要蒙上数重的耻辱。

凯歇斯

可是西塞罗呢?我们要不要探探他的意向?我想他一定会跟我们全力合作的。

凯斯卡

让我们不要把他遗漏了。

西那

是的,我们不要把他遗漏了。

麦泰勒斯

啊!让我们招他参加我们的阵线;因为他的白发可以替我们赢得好感,使世人对我们的行动表示同情。人家一定会说他的见识支配着我们的胳臂;我们的少年孟可以不致于被世人所发现,因为一切都埋葬在他的老成练达的阅历之下了。

勃鲁托斯

啊!不要提起他;让我们不要对他说起,因为他是决不愿跟在后面去干别人所发起的事情的。

凯歇斯

那就不要叫他参加。

凯斯卡

他的确不大适宜。

狄歇斯

除了凯撒以外,别的人一个也不要碰吗?

凯歇斯

狄歇斯,你问得很好。我想玛克-安东尼这样被凯撒,我们不应该让他在凯撒死后继续留在世上。他是一个诡计多端的人;你们知道要是他利用他现在的力量,很可以给我们极大的阻梗;为了避免那样的可能起见,让安东尼跟凯撒一起丧命吧。

勃鲁托斯

卡厄斯-凯歇斯,我们割下了头,再去切断肢体,不但泄愤于生前,并且迁怒于死后,那瞧上去未免太残忍了;因为安东尼不过是凯撒的一只胳臂。让我们做献祭的人,不要做屠夫,卡尼斯。我们一致奋起反对凯撒的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他流血;啊!要是我们能够直接战胜凯撒的神,我们就可以不必戕害他的身体。可是唉!凯撒必须因此而流血。所以,善良的朋友们,让我们勇敢地,却不是残暴地,把他杀死;让我们把他当作一盘祭神的牺牲而宰割,不要把他当作一具饲犬的腐而脔切;让我们的心像聪明的主人一样,在鼓动他们的仆人去行暴以后,再在表面上装作责备他们的神气。这样可以昭示世人,使他们知道我们采取如此步骤,只是迫不得已,并不是出于私心的嫉恨;在世人的眼中,我们将被认为恶势力的清扫者,而不是杀人的凶手。至于玛克-安东尼,我们尽可不必把他放在心上,因为凯撒的头要是落了地,他这条凯撒的胳臂是无能为力的。

凯歇斯

可是我怕他,因为他对凯撒有很深切的感情——

勃鲁托斯

唉!好凯歇斯,不要想到他。要是他凯撒,他所能做的事情不过是忧思哀悼,用一死报答凯撒;可是那未必是他所做得到的,因为他是一个喜欢游乐、放荡、际和饮宴的人。

特莱包涅斯

不用担心他这个人;让他保全了命吧。等到事过境迁,他会把这种事情付之一笑的。(钟鸣)

勃鲁托斯

静!听钟声敲几下。

凯歇斯

敲了三下。

特莱包涅斯

是应该分手的时候了。

凯歇斯

可是凯撒今天会不会出来,还是一个问题;因为他近来变得很迷信,完全改变了从前对怪异梦兆这一类事情的见解。这种明显的预兆、这晚上空前恐怖的天象以及他的卜者的劝告,也许会阻止他今天到圣殿里去。

狄歇斯

不用担心,要是他决定不出来,我可以叫他改变他的决心;因为他喜欢听人家说犀牛见欺于树木,熊见欺于镜子,象见欺于土,狮子见欺于罗网,人类见欺于谄媚;可是当我告诉他他憎恶谄媚之徒的时候,他就会欣然首肯,不知道他已经中了我深入痒处的谄媚了。让我试一试我的手段;我可以看准他的脾气下手,哄他到圣殿里去。

凯歇斯

我们大家都要到那边去迎接他。

勃鲁托斯

最迟要在八点钟到齐,是不是?

西那

最迟八点钟大家不可有误。

麦泰勒斯

卡厄斯-里加律斯对凯撒也很怀恨,因为他说了庞贝的好话,受到凯撒的斥责;你们怎么没有人想到他。

勃鲁托斯

啊,好麦泰勒斯,带他一起来吧;他对我感情很好,我也有恩于他;叫他到我这儿来,我可以劝他跟我们合作。

凯歇斯

天正在亮起来了;我们现在要离开您,勃鲁托斯。朋友们,各人散开;可是大家记住你们说过的话,显一显你们是真正的罗马人。

勃鲁托斯

各位好朋友们,大家脸色放高兴一些;不要让我们的脸上堆起我们的心事;应当像罗马的伶人一样,用不倦的神和坚定的仪表肩负我们的重任。祝你们各位早安。(除勃鲁托斯外均下)孩子!路歇斯!睡熟了吗?很好,享受你的甜蜜而沉重的睡眠的甘露吧;你没有那些充满着烦忧的人们脑中的种种幻象,所以你会睡得这样安稳。

鲍西娅上。

鲍西娅

勃鲁托斯,我的主!

勃鲁托斯

鲍西娅,你来做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就起来?你这样娇弱的身体,是受不住清晨的寒风的。

鲍西娅

那对于您的身体也是同样不适宜的。您也太狠心了,勃鲁托斯,偷偷地从我的上溜了出来。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您也是突然立起身来,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叉着两臂,边想心事边叹气;当我问您为了什么事的时候,您用凶狠的眼光瞪着我;我再向您追问,您就搔您的头,非常暴躁地顿您的脚;可是我仍旧问下去,您还是不回答我,只是怒气冲冲地向我挥手,叫我走开。我因为您在盛怒之中,不愿格外触动您的烦恼,所以就遵从您的意思走开了,心里在希望这不过是您一时心境恶劣,人是谁都免不了有心里不痛快的时候的。它不让您吃饭、说话或是睡觉,要是它能够改变您的形体,就像它改变您的脾气一样,那么勃鲁托斯,我就要完全不认识您了。我的亲的主,让我知道您的忧虑的原因吧。

勃鲁托斯

我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有点烦躁。

鲍西娅

勃鲁托斯是个聪明人,要是他身体不舒服,他一定会知道怎样才可以得到健康。

勃鲁托斯

对了。好鲍西娅,去睡吧。

鲍西娅

勃鲁托斯要是有病,他应该松开了衣带,在多露的清晨步行,呼吸那种潮湿的空气吗?什么!勃鲁托斯害了病,他还要偷偷地从暖的眠上溜了出去,向那恶毒的夜气挑战,使他自己病上加病吗?不,我的勃鲁托斯,您害的是心里的病,凭着我的地位和权利,您应该让我知道。我现在向您跪下,凭着我的曾经受人赞美的美貌,凭着您的一切情的誓言,以及那使我们两人结为一体的伟大的盟约,我请求您告诉我,您的自身,您的一半,为什么您这样郁郁不乐,今天晚上有什么人来看过您;因为我知道这儿曾经来过六七个人,他们在黑暗之中还是不敢露出他们的脸来。

勃鲁托斯

不要跪,柔的鲍西娅。

鲍西娅

假如您是柔的勃鲁托斯,我就用不着下跪。在我们夫妇的名分之内,告诉我,勃鲁托斯,难道我是不应该知道您的秘密的吗?我虽然是您自身的一部分,可是那只是有限制的一部分,除了陪着您吃饭,在枕席上安慰安慰您,有时候跟您谈谈话以外,没有别的任务了吗?难道您只要我跟着您的好恶打转吗?假如不过是这样,那么鲍西娅只是勃鲁托斯的娼,不是他的妻子了。

勃鲁托斯

你是我的忠贞的妻子,正像滋润我悲哀的心的鲜红血液一样宝贵。

鲍西娅

这句话倘然是真的,那么我就应该知道您的心事。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可是我却是勃鲁托斯娶为妻子的一个女人;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可是我却是凯图的女儿,不是一个碌碌无名的女人。您以为我有了这样的父亲和丈夫,还是跟一般女人同样不中用吗?把您的心事告诉我,我一定不向人泄漏。我为了保证对你的坚贞,曾经自愿把我的贞献给了你;难道我能够忍耐那样的痛苦,却不能保守我丈夫的秘密吗?

勃鲁托斯

神啊!保佑我不要辜负了这样一位高贵的妻子。(自叩门声)听,听!有人在打门,鲍西娅,你先暂时进去;等会儿你就可以知道我的心底的秘密。我要向你解释我的全部的计划,以及藏在我的脑中的一切思想。赶快进去。(鲍西娅下)路歇斯,谁在打门?

路歇斯率里加律斯重上。

路歇斯

这儿是一个病人,要跟您说话。

勃鲁托斯

卡厄斯-里加律斯,刚才麦泰勒斯向我提起过的。孩子,站在一旁。卡厄斯-里加律斯!怎么?

里加律斯

请您允许我这病弱的舌头向您吐出一声早安。

勃鲁托斯

啊!勇敢的卡厄斯,您怎么在这样早的时间扶病而起?要是您没有病那才好。

里加律斯

要是勃鲁托斯有什么无愧于荣誉的事情要吩咐我去做,那么我是没有病的。

勃鲁托斯

要是您有一双健康的耳朵可以听我诉说,里加律斯,那么我手头正有这样的一件事情。

里加律斯

凭着罗马人所崇拜的一切神明,我现在抛弃了我的疾病。罗马的灵魂!光荣的祖先所生的英勇的子孙!您像一个驱策鬼神的术士一样,已经把我奄奄一息的神呼唤回来了。现在您只要叫我为您奔走,我就会冒着一切的危险迈进,克服一切前途的困难。您要我做什么事?

勃鲁托斯

我要叫您干一件可以使病人痊愈的事。

里加律斯

可是我们不是要叫有些不害病的人不舒服吗?

勃鲁托斯

是的,我们也要叫有些不害病的人不舒服。我的卡厄斯,我们现在就要到我们预备下手的地方去,一路上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件什么工作。

里加律斯

请您举步先行,我用一颗新燃的心跟随您,去干一件我还没有知道的事情;在勃督托斯的领导之下,一定不会有错。

勃鲁托斯

那么跟我来。(同下。)

第二场同前。凯撒家中

雷电作;凯撒披寝衣上。

凯撒

今晚天地都不得安宁。凯尔弗妮娅在睡梦之中三次高声叫喊,说“救命!他们杀了凯撒啦!”里面有人吗?

一仆人上。

仆人

主人有什么吩咐?

凯撒

你去叫那些祭司们到神前献祭,问问他们我的吉凶休咎。

仆人

是,主人。(下。)

凯尔弗妮娅上。

凯尔弗妮娅

凯撒,您要做什么?您想出去吗?今天可不能让您走出这屋子。

凯撒

凯撒一定要出去。恐吓我的东西只敢在我背后装腔作势;它们一看见凯撒的脸,就会销声匿迹。

凯尔弗妮娅

凯撒,我从来不讲究什么禁忌,可是现在却有些惴惴不安。里边有一个人,他除了我们所听到看到的一切之外,还讲给我听巡夜的人所看见的许多可怕的异象。一头母狮在街道上生产;坟墓裂开了口,放鬼魂出来;凶猛的骑士在云端里列队战,他们的血洒到了圣庙的屋上;战斗的声音在空中震响,人们听见马的嘶鸣、濒死者的呻吟,还有在街道上悲号的鬼魂。凯撒啊!这些事情都是从来不曾有过的,我害怕得很哩。

凯撒

天意注定的事,难道是人力所能逃避的吗?凯撒一定要出去;因为这些预兆不是给凯撒一个人看,而是给所有的世人看的。

凯尔弗妮娅

乞丐死了的时候,天上不会有彗星出现;君王们的凋殒才会上感天象。

凯撒

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经死过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在我所听到过的一切怪事之中,人们的贪生怕死是一件最奇怪的事情,因为死本来是一个人免不了的结局,它要来的时候谁也不能叫它不来。

仆人重上。

凯撒

卜者们怎么说?

仆人

他们叫您今天不要出外走动。他们剖开一头献祭的牲畜的肚子,预备掏出它的内脏来,不料找来找去找不到它的心。

凯撒

神明显示这样的奇迹,是要叫懦怯的人知道惭愧;凯撒要是今天为了恐惧而躲在家里,他就是一头没有心的牲畜。不,凯撒决不躲在家里。凯撒是比危险更危险的,我们是两头同日产生的雄狮,我却比它更大更凶。凯撒一定要出去。

凯尔弗妮娅

唉!我的主,您的智慧被自信汩没了。今天不要出去;就算是我的恐惧把您留在家里的吧,这不能说是您自己胆小。我们可以叫玛克-安东尼到元老院去,叫他对他们说您今天身体不大舒服。让我跪在地上,求求您答应了我吧。

凯撒

那么就叫玛克-安东尼去说我今天不大舒服;为了不忍拂你的意思,我就待在家里吧。

狄歇斯上。

凯撒

狄歇斯-勃鲁托斯来了,他可以去替我告诉他们。

狄歇斯

凯撒,万福!祝您早安,尊贵的凯撒;我来接您到元老院去。

凯撒

你来得正好,请你替我去向元老们致意,对他们说我今天不来了;不是不能来,更不是不敢来,我只是不高兴来;就对他们这么说吧,狄歇斯。

凯尔弗妮娅

你说他有病。

凯撒

凯撒是叫人去说谎的吗?难道我南征北战,攻下了这许多地方,却不敢对一班白须老头子们讲真话吗?狄歇斯,去告诉他们凯撒不高兴来。

狄歇斯

最伟大的凯撒,让我知道一些理由,否则我这样告诉了他们,会被他们嘲笑的。

凯撒

我不高兴去,这就是我的理由;你就这样去告诉元老们吧。可是为了我们私人间的感情,我愿意让你知道,我的妻子凯尔弗妮娅不放我出去。昨天晚上她梦见我的雕像仿佛一座有一百个喷水孔的水池,浑身流着鲜血;许多壮健的罗马人欢欢喜喜地都来把他们的手浸在血里。她以为这个梦是不祥之兆,所以跪着求我今天不要出去。

狄歇斯

这个梦完全解释错了;那明明是一个大吉大利之兆:您的雕像喷着鲜血,许多欢欢喜喜的罗马人把手浸在血里,这表示伟大的罗马将要从您的身上吸取复活的新血,许多有地位的人都要来向您要求分到一点余泽。这才是凯尔弗妮娅的梦的真正的意义。

凯撒

你这样解释得很好。

狄歇斯

我还有一些话要告诉您,您听了以后,就会知道我解释得一点不错。元老院已经决定要在今天替伟大的凯撒加冕;要是您叫人去对他们说您今天不去,他们也许会变了卦。而且这种事情给人家传扬出去,很容易变成笑,人家会这样说,“等凯撒的妻子做过了好梦以后,再让元老院开会吧。”要是凯撒躲在家里,他们不会窃窃私语,说“瞧!凯撒在害怕呢”吗?恕我,凯撒,因为我对您的深切的关心,使我向您说了这样的话。

凯撒

你的恐惧现在瞧上去是多么傻气,凯尔弗妮娅!我刚才听了你的话,现在倒有些惭愧起来了。把我的袍子给我,我要去。

坡勃律斯、勃鲁托斯,里加律斯、麦泰勒斯、凯斯卡、特莱包涅斯及西那同上。

凯撒

瞧,坡勃律斯来迎接我了。

坡勃律斯

早安,凯撒。

凯撒

欢迎,坡勃律斯。啊!勃鲁托斯,你也这样早就出来了吗?早安,凯斯卡。卡厄斯-里加律斯,你的贵恙害得你这样消瘦,凯撒可没有这样欺侮过你哩。现在几点钟啦?

勃鲁托斯

凯撒,已经敲过八点了。

凯撒

谢谢你们的跋涉和好意。

安东尼上。

凯撒

瞧!通宵狂欢的安东尼也已经起身了。早安,安东尼。

安东尼

早安,最尊贵的凯撒。

凯撒

叫他们里面预备起来;我不该让他们久等。你好,西那;你好,麦泰勒斯;啊,特莱包涅斯!我有可以足足讲一个钟点的话预备跟你谈哩;记住今天你还要来看我一次;站得离开我近一些,免得我把你忘了。

特莱包涅斯

是,凯撒。(旁白)我要站得离开你这么近,让你的好朋友们将来怪我不站远一些呢。

凯撒

好朋友们,进去陪我喝口酒;喝过了酒,我们就像朋友一样,大家一块儿去。

勃鲁托斯

(旁白)唉,凯撒!人家的心可不跟您一样,我勃鲁托斯想到这一点不免有些惆怅。(同下。)

第三场同前。圣殿附近的街道

阿特米多勒斯上,读信。

阿特米多勒斯

“凯撒,留心勃鲁托斯;注意凯歇斯;不要走近凯斯卡;看着西那;不要相信特莱包涅斯;仔细察看麦泰勒斯-辛伯;狄歇斯-勃鲁托斯不喜欢你;卡厄斯-里加律斯受过你的委屈。这些人只有一条心,那就是要推翻凯撒。要是你不是永生不死的,那么警戒你的四周吧;谋是会毁坏你的安全的。伟大的神明护佑你!你的人,阿特米多勒斯。”我要站在这儿,等候凯撒经过,像一个请愿的人似的,我要把这信给他。我一想到德行逃不过争胜的利齿,就觉得万分伤心。要是你读了这封信,凯撒啊!也许你还可以活命;否则命运也变成叛徒的同谋者了。(下。)

第四场同前。同一街道的另一部分,勃鲁托斯家门前

鲍西娅及路歇斯上。

鲍西娅

孩子,请你赶快跑到元老院去;不要停留在这儿回答我,快去。你为什么还不去?

路歇斯

我还不知道您要我去做什么事哩,太太。

鲍西娅

我要你到那边去,去了再回来,可是我说不出我要你去做什么事。啊,坚强的神!不要离开我;替我在我的心和舌头之间堆起一座高山;我有一颗男子的心,却只有妇女的能力。叫一个女人保守一桩秘密是一件多大的难事!你还在这儿吗?

路歇斯

太太,您要我去做什么呢?就是跑到圣殿里去,没有别的事了吗?去了再回来,就是这样吗?

鲍西娅

是的,孩子,你回来告诉我,主人的脸色怎样,因为他出去的时候,好像不大舒服;你还要留心看着凯撒的行动,向他请愿的有些什么人。听,孩子!那是什么声音?

路歇斯

我听不见,太太。

鲍西娅

仔细听着。我好像听见一陈乱的声音,仿佛在吵架似的;那声音从风里传了过来,好像就在圣殿那边。

路歇斯

真的,太太,我什么都听不见。

预言者上。

鲍西娅

过来,朋友;你从哪儿来?

预言者

从我自己的家里,好太太。

鲍西娅

现在几点钟啦?

预言者

大约九点钟了,太太。

鲍西娅

凯撒到圣殿里去了没有?

预言者

太太,还没有。我要去拣一处站立的地方,瞧他从街上经过到圣殿里去。

鲍西娅

你也要向凯撒提出什么请愿吗?

预言者

是的,太太。要是凯撒为了他自己的好处,愿意听我的话,我要请求他照顾照顾他自己。

鲍西娅

怎么,你知道有人要谋害他吗?

预言者

我不知道有什么人要谋害他,可是我怕有许多人要谋害他。再会。这儿街道很狭,那些跟在凯撒背后的元老们、官史们,还有请愿的民众们,一定拥挤得很;像我这样瘦弱的人,怕要给他们挤死。我要去找一处空旷一些的地方,等伟大的凯撒走过的时候,就可以向他说话。(下。)

鲍西娅

我必须进去。唉!女人的心是一件多么软弱的东西!勃鲁托斯啊!愿上天保佑你的事业成功。哎哟,叫这孩子听了去啦;勃鲁托斯要向凯撒请愿,可是凯撒不见得会答应他。啊!我的身子快要支持不住了。路歇斯,快去,替我致意我的主,说我现在很快乐。去了你再回来,告诉我他对你说些什么。(各下。)